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joy69暗杀王王亚樵的传奇一生(上)-帮主说历史

作者: admin  发布: 2018-09-23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95次

暗杀王王亚樵的传奇一生(上)-帮主说历史

今天帮主为大家翻阅近代史,让大家目睹民国时期大上海的血雨腥风,了解暗杀王王亚樵的传奇一生。
王亚樵(1889—1936),字九光,抗日志士,民族英雄。1889年出生于安徽合肥,自幼读书,聪颖过人,少年时期目睹官吏豪强压榨人民,恨之入骨东城卫修。每与青年志士谈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慷慨悲歌,不屈不挠,邻里友人多赞王亚樵有古烈士风。………首先简介中对其简介也特别指出:自幼读书,聪颖过人(所以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模仿的)吉达惨案。
王亚樵秉性倔强,嫉恶如仇,见义勇为,不屈不挠,一生有两爱四恨:爱国、爱女人,恨列强、恨内战、恨汉奸、恨流氓。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曾经评价过他:杀敌无罪,抗日有功,小节欠检点,大事不糊涂。今天帮主就专门从我罗列出来的两爱两恨来给大家介绍王亚樵。
1911年孙中山先生倡导的革命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是年,22岁的王亚樵,响应中山先生革命主张,与柏烈武接洽,由王亚樵担任合肥革命军司令,在合肥李文忠公祠组织军政府,宣布独立,撤销清廷一切官吏。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其主张“李府仓房御战僵尸,封李府典当,以作军饷,及赈济贫民”的主张与同盟会上海总部委任的合肥同盟会总领事孙品骖的“暂维持旧有土豪劣绅和士大夫阶级”主张不合田玉娇,时相龃龉。后来孙品骖枪杀了王亚樵几个副将,杀鸡儆猴,枪口直指王自己,看到形势不妙的王亚樵出走,亡命南京。同年又亡命于上海。

到上海后,身手矫健,急公好义的他迅速在上海拉帮结派,成立了“安徽帮”,主要成员是工人以及一些亡命之徒,后来队伍壮大后改名:“斧头帮”,自成一派,上海所有有名有姓的帮派都要让他三分。上世纪初,官督商办的上海轮船招商局成立,本来是这是李鸿章的地盘,一开始李鸿章的长孙李国杰任轮船招商局的董事长,大权掌握在李家手中。但是之后,政府派遣赵铁桥来接手,他们李氏家族渐渐被架空,李鸿章慌了,他托人联系到了王亚樵,委托他暗杀赵铁桥,事成之后,会分他一杯羹。1930年7月24日上午,一伙黑衣黒帽的在轮船招商局的门口掏出手枪,啪啪啪,几声枪响之后,赵铁桥倒地而亡。但此时这张啸林(上海滩流氓三大亨之一)的侄子,杜月笙(上海滩流氓三大亨之一)的徒弟,张延龄。横插一脚顶替了赵的位置,而且对王亚樵还绝不让步,这下王怒了修魔成神,他派人炸掉了张啸林的宅子,以示警告。眼看自己亲人是指不上了,张延龄转而去求杜月笙,结果杜月笙甩给他一句话:“你要是不交权,以后就别进我杜家大门。”看自己的师傅都这么怂了,张延龄也只得屈服暗刃无双。后来,有人问王亚樵,你这么强硬难道就不怕杜月笙报复你?王亚樵微微一笑回答道:“杜月笙有老婆,有豪宅,有地位,像他这样的人和我不一样蝴蝶肋骨。他是不会放开手脚和我一搏的,我也不相信他杜月笙可以只手遮天,别人不敢惹他,我偏要与他斗上一斗。”(说白了,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哈哈)。就这样,王亚樵并立于在当时的上海滩只手遮天的流氓三大亨之间。
1923年,曹锟、吴佩孚在北方军权在握,通过贿赂曹锟“当选”总统,孙中山先生命令在沪国民党元老柏烈武反对曹、吴,王亚樵接受柏烈武指示,在上海组织上海市公民大会、安徽劳工总会、公平通讯社等反对曹、吴的宣传机关,集合上海市民、工人、学生游行示威,并令一名斧头帮成员冒充曹锟,使众人指骂和鞭挞。曹、吴在北方得悉,怒甚,电上海当局,指王亚樵为匪,着就地拿办,王亚樵机警过人,终未遭其毒手。嗣后王亚樵见到口诛笔伐无济于事,乃联络浙督卢永祥王启亨,以军事实力,推翻曹、吴,这是王亚樵开始于军队活动事业。
923年,南方国民党决定联络张作霖、段祺瑞共同出兵讨伐曹、吴。特派王亚樵负责联络。王亚樵亲自到浙江见皖系卢永祥,接洽出兵,当由卢永祥慨允负责姓邵的名人,但提出意见,如要我讨伐曹、吴,必先击溃苏督齐燮元。击溃苏督齐燮元,必须先杀淞沪警察厅厅长徐国梁。徐国梁是齐燮元亲信,现拥有上海7000名警察在手,又兼是准备攻浙前敌总司令,不灭徐国梁,不但有后顾之忧,万一失败班铎,恐无退路王冫冖。王亚樵因见卢永祥提议合理,遂允卢先杀徐,后攻齐。王亚樵由浙回沪,即召集十数人,探得徐国梁经常在上海大世界对面温泉浴室洗澡(徐自知得罪的人特别多沈雅音,经常深居简出,就这一个爱好),遂将徐杀死。王亚樵因刺杀徐国梁得手,复到浙江向卢永祥报道军情时间到,卢永祥对王亚樵非常器重,吴一迪不但应允出兵,还委任王亚樵为浙江纵队司令,划湖州之地为王亚樵练兵。王亚樵即在湖州八雀寺、三对门二山之间招兵买马。当有方振武、余亚农、戴笠、胡宗南、等前来参军,均受编任队长之职。各方人才汇聚,使湖州八雀寺的司令部生气勃勃,别动队的面貌逐渐变得庄严雄伟起来。期间,王亚樵与戴笠、胡宗南意气相投,经胡抱一提议,王亚樵与胡抱一、戴笠、胡宗南四人结拜为金兰兄弟张乔翔。 民国13年秋,卢永祥始命令王亚樵率军讨齐。后曹、吴在北方得悉,即命苏、皖、赣、闽四省攻浙,由于内部叛变,孙传芳大军也深入浙境,王亚樵因事危,保护卢永祥向沪杭线退却,孤军独守松江40天,因寡不敌众,始护卢永祥退至上海,后卢永祥北上依附张作霖。除黄文迪率部投降改编外,方振武、余亚农前往北方投靠冯玉祥,后方振武发迹为皖主席,余亚农为方振武之师长。戴笠、胡宗南分别前往报考黄埔军校,与王亚樵分道扬镳,后来戴笠得势,以蒋介石为师,与王亚樵形成对立,各走极端,王亚樵反蒋介石,戴笠保蒋介石,自此结拜兄弟反目成仇。

1926年,王亚樵突围至南京,正值蒋介石背叛革命,所谓“定都南京”,成立国民政府,内定王亚樵出任津浦路护路司令。王亚樵目睹蒋介石倒行逆施,发动四一二大屠杀学而不厌造句,无数革命志士遭无辜杀害,国共合作、三大政策一扫殆尽李煜堂,北伐中道而废,至为伤感。
南京中山公园“奠都典礼”大会孝慎成皇后,王亚樵由孙科提名,以工人代表名义出席大会,王亚樵在大会发表演说,大意称广州出师,直系吴佩孚主力虽被摧垮,盘踞东南的孙传芳虽被赶走,但大小军阀尤其北方军阀并未扫平。北伐乃总理遗愿,总理呕心沥血,实现国共合作,容纳共产党人,团结所有国人共赴北伐,兴师北上,军阀闻之而遁,望风披靡,北伐军所向无敌。一旦疑窦丛生,清共而容军阀,数以万计无辜革命志士、工人、学生惨遭杀害,戈矛所向非敌而我,亲者痛,仇者快,以胜始而以败终。亚樵乃一平凡党人,奔走北伐历有年数,借奠都典礼机会,披肝沥胆,冒言直谏军政领导,以国家民族为重,勿忘总理遗愿,保障人权,停止屠杀,团结国人,团结所有革命力量,将北伐进行到底。并高呼:“打倒军阀!”“保障人权,人权第一!”“反对屠杀!”王亚樵演说,闻者无不悚然。joy69
蒋介石密令南京警察厅长温剑刚逮捕王亚樵。温剑刚指令侦缉队长张祥于次日晨率侦缉队围亚樵寓所洪武街三号,入内逮捕亚樵,洪湖突围部众均带有武器,将侦缉队人员全部缴械,待亚樵脱逃,始发还武器放走侦缉队人员。
王亚樵离开洪武街潜往陈铭枢处避难。陈铭枢对亚樵说:“你怎么如此大胆?公开反对清共,反对总司令,他必疑你亲共,不会放过张陈平。”陈铭枢旋即密送亚樵前往上海,自此王亚樵与蒋介石形成水火之势。
1927年以后,国内政局起了巨大变化,无党派进步人士、中国国民党左派,由反军阀转向反蒋。中国国民党内部各派系如胡汉民派、汪兆铭改组派、太子派(孙科派)、西南派等,亦群起反蒋,但国民党内部派系反蒋,多为争权夺利,时反时合,利益均沾则合,权利冲突则反。亚樵是反蒋激进人物,自始至终不与合流,不论何派何系,只要反蒋他就合作。
安徽军阀陈调元投靠蒋介石,任安徽主席,继续作威作福黄奕聪。柏文蔚、常恒芳33军驻安徽反受其排斥。水口镇好多同志被陈所杀,亚樵至为悲痛,遂与33军军长柏烈武、党代表常恒芳商讨对付陈调元,王亚樵力主杀陈以慰死难同志。
1928年秋,探知陈调元参加酒席地址的王亚樵派人去刺杀陈调元,由于现场的复杂,没能杀得了陈,当场击毙助陈做坏事的张秋白。
陈调元眼看张秋白被杀,惶恐万分,请求调离,辞去安徽省主席,由方振武继任。1929年前后各派反蒋兴起,王乐平(同盟会员)、柏烈武、刘芦隐(胡汉民派)、王亚樵、恩克巴图等联合反蒋。时有留日归国学生赵铁桥伪装反蒋,加入王乐平为首的反蒋组织,从中破坏。
《念奴娇·西江烟雨》
西江烟雨哭陆沉,魑魅魍魉狐兔,北土沦亡黄流注。
中原烽火弥路,悲恨相继,万里烟尘,江山知何处。
堂堂中华,难忍东倭猖寇,醉生梦死内战,媚倭求存,何言对国人!
闽海羊城兴义师,苍苍太无情,天涯海角,足迹无门,千载留泪痕。
鸥蒙山重,北顾延河非孤云。
这是迄今为止尚可见到王亚樵的唯一存世的文学作品,字里行间紫金山东站,浸透着对家国沦丧、兵燹连年的悲愤怆郁之情。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