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kaust敬畏 世界实验动物日-感谢-暗牖

作者: admin  发布: 2018-02-17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72次

敬畏 世界实验动物日|感谢-暗牖坂上台风
我觉得
四月的我还是
挺高产的【。】
今天下午上完生理学赖校族,老师有问我们一个问题:如何判断大脑中某一部分负责调控某一反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个字——切。”有顺序地捣毁实验体大脑的各个部分观察呼吸的变化,这就是最经典的一个例子。
今天是世界实验动物日,作为半个生物专业的学生,死在我自己手上的实验动物,或者说因为我要做这个实验才死的动物星际骷髅兵,也已经可以用十作单位计算了。当初得知这个节日【?】是因为做选题,kaust虽然提议被驳回了但是总是记得这回事。刚刚晚上做完果蝇唾液腺分离的实验,同是做成功的W问我今天弄死了几只果蝇幼虫【俗称蛆】,我说两只,她大为震惊郑宇盛,说:“牛逼!我都弄死了七八只,到最后已经麻木了陈天娇。”
这种事,怎么说呢?我还记得第一次进行动物解剖的对象是蚯蚓,我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唯独看到那玩意儿就头皮发麻,实验前到处问怎么克服心理恐惧,高中同桌Z嘲笑我:“你那么大的人还怕那么小的虫子吗?”然而这句话给我的纳米级的勇气在看到那一条三十公分长、小拇指粗的被浸泡了可能得有十年的环毛蚓时消失得更是一点不剩。硬着头皮做到最后看完了那一截蚯蚓肉里的四对心脏两对受精囊两对储精囊两对精巢一对卵巢【其实只是据说有这些到底那些烂成一坨一坨的东西是什么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最后做完可能还是感慨了一下自己心理还真是强大。
第一次活体动物解剖的对象是鳌虾,俗称小龙虾。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次刚进实验室坐在我的位置上还可以在操作台上看见一条小龙虾的腿。老师在给我们讲解的时候说:“你们拿到它先把它的钳子卸了,省的伤者你们。”不过至始至终好像承受伤害的貌似是它吧……我默默吐槽。我拿到的那只小龙虾是雌性的,将胸甲移去之后可以看到心脏还在跳动,看生殖腺的时候才发现它小到连卵巢也看不到。
两个礼拜前生理学实验的实验动物是鸡,就是那种从菜场买来的一般人家是直接杀了吃的那种鸡人造人8号,米黄色的一只母鸡,圆圆的看起来还挺可爱的【。】然后被卖到了实验室取血。虽说一般的杀鸡手法也的确是先割喉取血再进行之后的步骤,不过沦落到实验室过程肯定没那么痛快逍遥神传。割喉的那两位第一刀没有割到颈部大动脉,出来的血很少,他们就一个扯鸡头一个挤鸡脖子往外挤血,最后老师都看不下去了拿过刀片深深给了一刀,霎时我只在小说里看过的“血汩汩地流出”的场面呈现在我眼前。取血之后它就被套进塑料袋扔进了鸡笼,在一个多小时后我做完实验洗仪器的时候,它在塑料袋里扑腾了两下就再也没了声音翁文成。我本以为它早就死了,然而它被割喉取血一小时后还能那样扑腾,只能感叹一声:“生命啊。”
动物学实验解剖牛蛙时,我们拿着那只比手还大的牛蛙不敢动,助教小哥哥说:“你们别怕,以后杀多了就麻木了。”解剖蝗虫时,那只死了不知道多久的蝗虫肚子里满满地都是成熟的卵。有学妹听我讲实验杀生后问不会恶心到吃不下饭吗我回答好像吃得还更多了。麻木了吗?大概是真的麻木了。今天在在解剖镜下分离唾液腺在撕开幼虫的身体时居然还有一种隐约的快感【仙舞魅凰。】声明一下我真的不是变态【高景文。】
“生命科学就是一个富丽堂皇和灯光绚烂的大厅,可能只有穿过一个长长的并且阴森恐怖的厨房才能到达尹索微。”我也不算什么很善良心软的人,但是在听到别人说“心情不好就可以去实验室杀小白鼠啊一刀一个心情就好”的言论的时候心里也会冒出一股无名火。生理学实验老师在第一节课上说梦见打井,严禁玩弄实验动物金王孙,她也因此成了我最喜欢的一个老师之一。
最后有什么想法?半个生物专业的学生免不了和实验动物打交道绘声绘色造句,死在我手上的这些不会是结束末世之狼缠,数量肯定会不断向上攀升,我能做的,也只有让他们死得有些意义罢了。
生命脆弱而坚强大汉骑军,李美熹渺小且伟大,请敬畏。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