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2011年安徽高考人数散文:《甘南行》作者:李文浩-华阳诗社

作者: admin  发布: 2018-12-16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72次

散文:《甘南行》作者:李文浩-华阳诗社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欢迎关注 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
1540557617@qq.com
《华阳诗社》公众号
留住记忆的文化平台
甘南行
文/李文浩
旅行是快乐的,品味祖国的大好河山更是其乐无穷。
八月中伏时节,天气酷热,我和老伴及小儿一家五口人驾车,开启了我们的甘南之行萧龙王。
小儿一家早就受儿媳的好友李惠萍诚心邀请神鼎仙根,要去甘肃的卓尼县旅游。
李惠萍的父亲恰巧又是我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洋县人,早年在兰州上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卓尼工作。后来,全家随之把户口迁到了那里安家落户了。因有这些关系,加之,刘特良我从未去过甘肃疯狂修复,所以,我也在被邀之列。
8月2日,我们从洋县出发,经汉中、略阳、徽县、武都、岷县,耗时约十三小时白勇程,到达卓尼。沿途多山,树木葱笼,气温比陕南低多了,小麦、油菜、洋芋等农作物还没有收割,完全给人一种酷是春末夏初的感觉。
惠萍的丈夫是一个藏族小伙子,也十分好客,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夫妻二人均在碌曲县上班,属国家公职人员。那天,他们开车到十多公里的地方用藏族的习俗迎接我们,并为我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医道丹途。
8月3日,李惠萍一家陪同我们瞻仰了禅定寺。禅定寺是整个甘南地区最著名的一座寺庙,比闻名于世的拉卜楞寺还要早数百年,寺庙雄伟辉煌,沉淀着亘古不变的禅意。傍晚,惠萍又请来了他们的兄弟姐妹,与我们一起到一处山清水秀的农家乐聚会。
聚会的地方是一个峡谷的出口处。山上长满了松林,山间的低洼处青草如茵,淙淙作响的溪流,清澈见底,两旁散落着供游客休闲餐饮的藏式包房罗爱欣。清静得没有杂音,没有污染。
烤羊肉也许是藏民餐座上必不可少的一种吃法体方法师。实际,我们看到的几乎是一只全羊,主人把羊各部位分解成小件,用竹签串成串,在包房外的空地上用炭火炙烤沙尔汗,直到散发出鲜美的香味,发给每人一串串食用。餐桌很长,是条形的,一、二十个人围坐起来,盖碗茶,酥油茶、青稞酒和各种菜肴错落有致一字型摆开。酒是必需要喝的,而且要喝主人敬的三杯青稞酒,客人不会喝酒,也要用无名指蘸酒弹一下,如果不喝、不弹,主人会立即端起酒边唱边跳,诚心劝酒花脸雪糕。主人敬的酥油茶,客人不能拒绝,至少要喝3碗,喝得越多越受欢迎。聚会的气氛十分热烈,我们深深感受到了藏民族浓浓的生活气息和对客人的热情陈财明。
卓尼是元明清以来的西部重镇,这里没有过多的现代文明。野花的清香、清冽的空气、纯粹的蓝天俯拾皆是,抬头可见。滔滔的洮河水穿城而过,象征藏族的塔式文物,无不让人产生悠远的遐想。
8月4日刘欣美,惠萍一家又开车一百余公里,把我们带到合作市,欣赏大草原风光步履阑珊。
合作市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端,位甘、青、川三省交界处,国道213线和省道306线贯城而过冷宫欢,是内地通往青海、西藏的交通要道,是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辖卓尼、临潭、碌曲、夏河等县,属藏汉两大文化结合部,又是半农半牧区。从卓尼到合作市,一路山地起伏,草原成片,牛羊成群六指金环,自然环境非常优美。这里有郁郁葱葱的森林、雄伟壮观的石林、奔腾咆哮的江河、翠绿碧蓝的高原湖泊、红墙金瓦的宗教寺院。特别是海拔3300多米的美仁大草原,气候特别凉爽,地域辽阔,天蓝云白。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从大草原回合作市区,我们又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就此告别。惠萍一家把我们送到去往兰州的高速路口,才依依不舍离去。我们决定绕道兰州、天水、西安2011年安徽高考人数,然后回洋县。
从合作市到兰州市,中间经由临夏县马超画室。临夏县属临夏回族自治州,沿路又有许多象征回族的建筑标志张皓轩。山势高峻,岩石裸露,草木稀少,生态环境明显次于甘南。
8月5日,到达兰州市区。这里花团锦簇,群山环抱。号称母亲河的黄河,以她博大、浑厚的情怀从巍峨的昆仑折曲而来,从西向东向浩瀚的大海奔去。一座座黄河大桥、一条条河堤绿化带,相得益彰,浑然天成。
一路风尘,8月6日,到达天水。天水自古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和兵家必争之地,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和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国内唯一伏羲塑像的天水伏羲庙,享有羲皇故里、娲皇故里、轩辕故里的荣誉。天水还有中国四大石窟之一、号称“东方雕塑馆”的5A级风景名胜麦积山石窟。但由于多是悬崖峭壁,很遗憾我年老体衰,只能翘望,不能攀爬。
8月7日清晨,我们终于到达计划中的最后一站——古城西安。
西安是我很熟悉的地方。60年前,我从陕师大毕业在长安任教整整十年。近八、九年来,每年都要与老伴到西安女儿处住上一个多月,游遍了市区所有的景点和周边山水。现在,高速、高铁、航空四通八达,祖国面貌日新月异,我期盼着和老伴的身体健健康康伊斯力,力争有生之年再能跑一些地方!
下午驱车,回到了洋县,结束了这次愉快的甘南之行。
这次甘南之行,彻底改变了我对甘肃长期的偏见天津五中。甘肃并不是一个偏僻落后和“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地方。特别是甘南地区殊异、优美的生态环境,更能吸引长期囿于内地,只知道向拥挤的东部或南方跑的那些游客凤凰沟的春天。
这次甘南之行,不仅使我领略了祖国的山川美景,而且感受了深厚的友情和亲情。儿、儿媳、孙子的贴心照料是我和老伴最大的快乐!
2018年8月31日
作者简介
李文浩
李文浩,男,洋县人,现年81岁。陕西师大毕业,中学高级教师,洋县老年学会常务理事。平生热爱书画,尤以画牡丹为人喜爱岑梦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