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全部文章/ 正文

2011年春晚散文:蒲公英的心事-虔修草-品读春秋

作者: admin  发布: 2018-06-26 分类:全部文章 阅读: 136次

散文:蒲公英的心事|虔修草-品读春秋

一年又一年,有大草甸也有遍地蒲公英花的梦里鸮人,苦苦的蒲公英向我诉说了它的心事,它说,看着朵朵艳丽的小花,它幸福,待到它的孩子们长大,竭力铸一把小伞送他们飞向远方。
by-虔修草”

蒲公英的心事
那扎着小辫儿,无忧无虑,仰着头和天上的白云赛跑的风一样美妙日子里,邀上伙伴,提上小筐,找来爹妈秋日里割稻子用旧而不得使唤的镰刀头,一端用旧布头缠了,丢进小筐里,疯跑在大草甸上,寻着名叫蒲公英、荠菜、老牛锉的野菜。最惹眼的要数蒲公英,锯齿形的叶子,极苦的味道,有时遇上它开出黄艳艳的花朵,那颜色,艳得娇羞,黄得耀眼。扔下小筐,我们一群小丫头折来柔软的柳枝,编成绿色的环,再将那一朵朵小黄花采来插在上面,一个个漂亮的花环生在我们带泥土的黑黑的小手上。我们笑得咧开了嘴,将花环美美地戴在头上,配着我们的小辫子,此刻,得意着自己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又高声唱起我们的歌谣,大草甸上,遍地的草与山坡沟洼一片一朵的花是我们的听众,柔柔的风儿为我们伴奏,歌声随着风飘向远方。
风儿悠悠,时光悠悠。
岁月将那歌声吹得远去,再也不见了大草甸上一群戴着黄绿相间花环,咿呀呼喊的那群小丫头。
端午节,“朋友圈”里一位老大姐说“欢喜地等待儿子寄来我最心爱的礼物——是儿子将他自己寄回。”母亲心里,儿子回家就是天下最好的礼物章吉仁!
街市两旁到处是彩色的纸葫芦在卖,孩子们手腕上系着的五彩线更浓了节日的味道。偌大的菜市场人满为患。血肠的摊位上,卖家拎起一托盘了几圈的血肠,极力向旁边的人推荐,说着,拿起刀熟练地截开,装袋,称秤。“少称,少称,闺女回来了,闺女不来就不买了。”闻声寻去,头发花白的一位阿姨左手拎着的一个袋子,猜想也是她闺女爱吃的美味吧,右手掏出一卷看起来都是一元钱的票子放在左手,再一元一元地捋出来递到卖家手上。我望见她黝黑的脸上皱纹纵横,瘦小的身躯,一件蓝色对襟布衫,下身深灰色裤子下一双条纹面布鞋,全身透露着朴实。这位妈妈的爱里面,又一个幸福的姑娘,如我一样幸福的姑娘。
一时间,陈艳茜耳边想起儿时经常唱的那句歌词——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无论贫穷富有,不论聪颖或是疯癫,母爱从无异样。
常在广场上街道旁碰见那个举止异常的女人,蓬头垢面,目光呆滞,不适季节的破衣烂衫,时而自言自语,时而冲着路人喊叫,招来异样的目光。可当她看着自己怀抱中的孩子时,我清楚地看到她的眼睛却泛着亮光,那亮光里写着慈爱,透着怜惜。
世间的母亲用自己不同的方式诠释着相同的爱。
上个世纪80年代末苏妙龄,在那段村里只有几户人家才有,可以出人影有声音的用电的四方匣子的岁月,母亲用她的行动教会了我节俭,乐观刘笑歌,坚持。
一件相对好些的衣裳,母亲总是在偶尔出门办事时才从柜子里拿出来,穿过后,再小心翼翼地洗干净,叠好,放进柜子里,穿了一年又一年。供销社里漂亮的衣服总是卖得很贵,遇上不贵的布头,买来,母亲年年亲手为我们姐弟缝制新衣,那样式不比供销社里的贵衣服逊色,引来小伙伴羡慕的目光。
停电的夜晚,母亲点燃了红蜡烛,带我们坐在热乎乎的大炕上唱着赋有那个年代特有气息的歌曲,我们姐弟目光饶有兴致地追逐着墙上映出的我们变换手势作出的手影,听着母亲的歌声,“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红星闪闪亮,2011年春晚照我去战斗,……”“时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真是不寻常,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虽不能完整唱下来,也都会哼唱几句。就像这歌曲的节奏,伴着烛光,心里越来越亮,母亲的歌声为我们驱走无数漆黑漫长的夜,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的黎明。
春种时节,母亲用她一双柔弱的手代替农药,在稻田地里一把把薅掉肆意生长的草。我在夜里醒来大象网直播,听见累得双手疼痛的母亲,睡梦中忍不住两只手一下一下往硬硬的炕沿上砸。砸在硬邦邦的炕沿上,疼在我企盼长大的心上,母亲只为省些钱来为我们交学费,买书本,我盼望快些长什么官许愿,长大就可以帮母亲。
小院里一头头一群群大的小的猪,看见母亲从地里回来,也不理会她有多累,都涌上来,一张张大嘴努着围着母亲忘忧草的温柔,等着给它们吃的。鸡咕咕叫着,鸭鹅也伸长了脖子在母亲脚边上,满地摇晃着笨笨的身子乱窜,我奇怪的看着它们,不是已经给你们吃的了吗,为何还是冲着母亲叽叽嘎嘎喊着饿,是在表示与自己主人的亲近或是半日不得见的想念吗非凡卡盟?我和姐弟将做好的饭菜摆好在餐桌上逆杀神魔,母亲又去忙活院子里那群的吃食,然后才最后一个上桌吃饭。母亲说,姐上了初中花的钱多了,我也快念初中了,弟弟也上学了,一群猪仔再喂些日子能变些钱,等过年,这些大猪能卖上些钱,鸭子鹅生了蛋也能攒些,咱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青黄不接的月份,母亲起早贪晚侍弄着园子里的菜苗,期待着它们结出豆角茄子。开饭了,母亲将每天仅有的鸡蛋尽着父亲和我们吃,她说家里的重活要靠父亲呢,而我们还要长个儿呢。
后来刘绰琪,我们的个头真的一年比一年长高了。我们陆续离开了家里的矮屋,去县城里、省城里还有比省城更遥远的城市里念书。每次回家,母亲都站在院子的矮门外等着我们,见了我们,笑得像是脸上开了朵花。
再后来申昜,姐弟又陆续去了更远的城市,工作,成家。不见了母亲曾经年轻的脸庞,在烈日的炎夏或飘雪的寒冬,母亲依然站在村头的公路边上,目送我们一个个乘上远去的客车,越来越远。回头望去,一个瘦弱苍老的身影一直久久地伫立在那里,朝着渐渐远去的我们的方向,一直望着,越来越小,直到那个身影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印钞厂招聘,最后,都不见了,我知道,那个身影一定还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早已望不见的我们……
又是蒲公英花开的季节,我依然对那花朵情有独钟,可我不会再去折下它黄艳的花朵。
一年又一年,有大草甸也有遍地蒲公英花的梦里,苦苦的蒲公英向我诉说了它的心事,它说,看着朵朵艳丽的小花,它幸福,待到它的孩子们长大厉槟源,竭力铸一把小伞送他们飞向远方。我说,你舍得?蒲公英浸润泪花的眼睛露出微笑:我只要孩子们幸福……

作者:虔修草,黑龙江人,80后小女子,小学高级教师。喜欢在文字的百草园中漫步,品读芬芳,喜欢用文字记下真情,记下感动。


静水流深,伴你同行
作品分享投递邮箱:674251231@qq.com

« 上一篇 下一篇 »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文章归档